江门腊肠凝结了历史、文化、与时间的人间烟火味

2019-11-23 17:18:35

  舌尖上得我国

  腊肉

  这是盐的滋味

  山的滋味

  风的滋味

  阳光的滋味

  也是时间的滋味

  人情的滋味

  年关将近,王母布依族家庭的伙房或小区阳台上的腊肉、腊肠明显多了起来,腊肉,似乎是人间烟火的诗意画。在村庄农院,灶台上面挂着腊肉,充满了日子的气息;在市井民间,家家户户阳台上晒着的腊肉,一年又一年,多少日子就这样自始自终的保存。

  对外出肄业得同学说,在家的时候对熏过的腊肉腊肠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外出肄业后每次回家都恨不得把窗台上的腊肠都一搬而空。宿舍里藏着的小电饭锅每次出山都必须香绝四座,引得隔壁睡房都闻香而来。现买一把不是很锋利的小刀把腊肠均匀地“割”成几份,如果是“调皮”的男同学还会就着家里自酿的便当酒与其他同学边吃边喝。

江门腊肠

  单位新来得年青搭档说,这个季节,回到乡间老家看到邻居灶台上挂着一大排的腊肉腊肠,似乎都能闻到那种飘香的滋味。腊肉,有时候又是一种难解的情怀。从远古到现代,在绵长的时光中,混合了阳光、故土、记忆等要素,腊肉已变成一种文明的符号,就像青花瓷,就像陶器。

  如果此时正巧有朋友带了一小块老腊肉过来,还未能等它过夜,就把腊肉腊肠等薄块放锅里煎熟,配上白米饭,真香。蒸熟也是不错的挑选,用腊味煮面条、腊肉泡饭、腊肠炒青椒……似乎只要是加了腊味的食物,总是更加味美醇香,令人忍不住垂涎三尺。

  腊肉做法不外乎码味、风干、烟熏,尽管看起来简略,可是一块好吃的腊肉必须要用满足耐心去等候。在农村,风干后的腊肉腊肠就挂在灶台上方,柴火灶里飘出来的烟雾经年累月地旋绕熏陶,直到外表逐渐凝上一层黑色的壳,这时的腊肉与腊肠才到了最美味的程度。

  干、香,带有肉的丰腴醇香,沉淀了时间的发酵滋味,饱含了浓浓的布依家园风情。

  同样是通过加工的半成品,比起腊肠来说,腊肉的吃法稍多一些。腊肠一般都是煮熟了直接切片,抑或蒸、烤而食。比起咸香麻辣的腊肠,腊肉的口感相对简略,也赋予了它更多的发挥空间。

  蒸、煮、炖、炒、烧、烤、焖皆可,丢失了大部分水分的腊肉因为油脂的会集而显得晶莹剔透、深红凝白,吃到口中,除了熟悉滋味给予的温暖满足,还有故土给予的思乡牵绊。阅历了风霜雪霰、岁月变迁,依然憨厚厚重。

  一块小小的腊肉,就让人想起了家,想起了年,想起了深爱的望谟。不管是婉转江南,塞外关东,仍是风霜西北,温情南边,尽管地域风物各异,可是都寄托着咱们长远而迷惘的深深乡愁。

  文章源自:江门腊肠    http://www.jiayingfood.com/


一键导航 一键通话 关于佳盈 产品系列